我與西中  
字體設置:
作 者 : 技標檔案處 梁媛 添加時間 : 2017-11-17 11:45:33

    早就聽說我的西中要從洛南教育的花名冊上抹去,總以為又是“狼來了”,不愿相信,直到最近看到網上如泣如訴的懷念性文字,我才知道什么叫殘酷。雖說是滾滾長江東逝水,但誰能忍心看著自己曾經流汗流淚的故地被時代的浪花淘盡。
    我是跟著爸爸在西中校園里長大的,如今無法想象看著我長大的故園將不復存在,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凄涼。畢竟,這個無論是作為家園還是校園的地方,處處都留著我成長的印記,處處灑滿了我的回憶。
   一 家園
    遙想童年時的西中,那里曾經是我的樂園?;辜塹美纖薨炻デ暗牧礁齟蠡ㄔ?,種著我最愛的向日葵,我經常抱著我的布娃娃跟小朋友坐在花園旁嬉戲玩耍?;ㄔ氨呱嫌幸慌排徘E;ê橢訃諄?,我喜歡在花旁吹泡泡?;ㄔ傲腳愿饔幸豢叛┧?,當時不算高,但也郁郁蔥蔥。如今已成為學校風水的雪松,將成為誰的風景。
    最愛宿辦樓東邊那一排排核桃樹,隨便挑上兩顆,綁上皮筋,就可以跳了,即使沒有小伙伴的參與,我也可以玩一下午。只是不知從此以后誰家的孩童替我陪伴那曾經的核桃樹。
    最東邊的操場,是我們的游樂場。小朋友們常常聚在這里做游戲。每逢正月十五,我們還會拉著各自的燈籠車在這里匯合,五顏六色的燈籠聚集在一起,點亮了整個操場,那場面好壯觀。爸爸就是在這里教會我騎自行車。
    宿辦樓后的會議室,我經常溜進去寫作業?;嵋槭椅鞅叩姆孔釉俏業募?。初中之前的記憶都在這里。
    學校后坡是我的另一片天地,拿著一本書就可以坐那讀很久,等吃飯的時間爸媽會來這里叫我。那時候的西中讓我的童年過得怡然自得,無憂無慮。
    后來,那個老會議室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校舍。后坡也沒了,換成了宿舍樓。我的家也幾經轉輾,從最初岌岌可危的磚瓦房,終于換成了像樣的樓房,期間還因為沒地方住,在電教室支過床,甚至在物理實驗室湊合過數月。
    如今苦盡甘來,舊貌換新顏,但陪伴我成長地方卻將易主,我不知道是該吟唱“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還是該朗誦“淮水東邊舊時月,夜深還過女墻來”。
    二 校園
    西中也是我的校園。從初中到高中,從豆蔻年華到花季雨季,這里有我滿滿的回憶,不信你問宿辦樓前那兩棵雪松,你問操場邊上那棵永遠茂盛的無名大樹,你問操場,你問球臺。
    初中時的班主任是袁志鋒老師,剛一入學他就選我為英語課代表,或許因為這個原因,我才對英語情有獨鐘,以至于從此跟英語有了不解之緣。從初中教到高中的英語老師是楊巧云,每節課都要把上節課所學語法一一提問,愛第一個回答問題的我,因此語法都記得很牢。卷子最多的物理老師,即使我經常拿著卷子去她家請教,她也從來不厭其煩。嚴厲的政治老師李穎宏,因為是政教主任,同學們都特別怕他。他微胖,我們就暗中叫他“胖子”,自習課上只聽一聲“胖子來了”,整個教室瞬間就鴉雀無聲。
    特別要說的是初中教語文的牛東院老師。深度眼鏡下藏著一雙愛笑的眼睛,是那么的和藹可親。他喜歡把書藏在褪了色的藍色夾克里,等上課用時再掏出來。他很幽默,講課也生動有趣。我記得初一時廣播電視臺的叔叔對牛老師的課做專訪,牛老師上的是魯迅先生的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,牛老師點我背了全文最精華的那段,我竟沒有半點卡殼,盡管全程對著攝像頭。
    至今還清楚的記得雷鋒故事演講會上,站在臺上很不自信的我,看到臺下站著的牛老師正沖我微笑,那眼神仿佛在說你可以的,就在那一刻我什么都不想,順利完成了演講。
    誰的青春不迷茫,尤記得牛老師在贈我書上寫下的話“心頭沒有愿望,就如同地上沒有空氣”,只言片語,點亮了我人生的路。 還有不得不提的高三教語文的吳軍鋒老師。雖只教了我們一年,但卻對他有種相見恨晚。喜歡他的課,很有思路,容易引人入勝。他很敬業,有次下了晚自習,找他輔導,他可能太困了,摘掉眼鏡,揉了揉眼睛,繼續給我講解著,這時我才發現他的眼鏡上沾滿了粉筆末,他大概很少有時間擦它。只可惜這樣一位老師,如今早已與我們訣別了。他得的是肝癌。大一去醫院看他時,內心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,后來每見他一次,內心就越發悲涼,因為他的臉變得越來越黑,直到我再也見不到他了。
    所有曾經教過我的老師,都是值得我用一生去感謝的。道不完,也說不完,我無法用我笨拙的文筆來一一描述。
    難忘朝夕相伴的同學們,記憶中全是他們可愛的模樣,還記得善解人意的婷,經常一起談心的陽子,以及那個愛哭的你,我,她,我們鬧過的小別扭,送過的賀卡。高中時老讓我從家里給他們偷煙的劉同學和王同學,從西安考試回來給我買過衣服的敏榮,經常一起聊音樂的倩,還有我們圣誕晚會上一起唱過的歌……曾經課堂上朗朗的讀書聲,課間一起跳過的大繩,丟過的沙包,踢過的毽子,說過的悄悄話,交換過的日記本你們還記得嗎?操場打過的兵乓球,跑過的步你們還記得嗎?后坡上捕過的鳳蝶,背過的課文你們還記得嗎?約定的三十年后的聚會,你們還記得嗎?可是,三十年后我們將去哪里聚會呀?
    西中見證了我的成長,我見證著它的過去與現在。遺憾的是它沒有了未來。
    我們的西中將要離我們而去。但歲月卻早已在這里留下蒼老的足跡,將故事全部化解于那站在歲月彼岸張望青春的眼神。
    覓一隅靜謐,把記憶安放,我相信,它會永遠銘記在西中人的夢里、心里!


本文共分為:第一頁  


     
 
 
|網站地圖|足彩半全场领奖|聯系我們|
陜ICP備05005687號 Copyright © 2013 陜西凌云電器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總部地址:陜西省寶雞市峪泉路1號